優秀都市小说 公子無雙 txt-第九十六章 心動熱推

公子無雙
小說推薦公子無雙公子无双
萧七发让梅娘安静地吃粥,他自己缓步走出雅间。刚刚,似是不经意地问了二皇子所在的雅间位置,萧七发这时悄悄走了过去。
见四下无人,萧七发用手蘸了唾液,在窗纸上捅了一个小孔,向里面观瞧。
雅间当中人数不少,二皇子居中,在正座坐着,这二皇子的模样,上次在大殿之上,萧七发见过。
此时,雅间中的众人,饮酒正酣。在座的这些人,正一个个的在给二皇子敬酒,二皇子双眼微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有人来敬酒,他就举杯轻轻碰一下嘴唇,点点头。
雅间中有一个舞女在跳舞,二皇子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她。
舞女背对着萧七发,身材高挑,满头黑发自然卷曲又瀑布般落下,显然是个绝色女子。
中间,舞女一个转身,萧七发这才看清她的样貌。这舞女高鼻深目,胸部丰满,腰肢细柔,眼睛明亮又脉脉含情,竟然是一个胡姬。薄纱遮面,那薄纱又极透明,既看得清楚,又透着神秘,身上的服饰也显然不是中原服饰。
外面天气寒冷,她在屋内却穿着很单薄,伴奏的只有一支胡鼓。随着鼓声,翩翩而动,舞姿妖娆而动人。
萧七发细看在座众人,卢玲竟然也坐在二皇子下首陪着,其他人没有一个认识的。但这些人的举止仪态,服装形容,一看之下就有一个大概。二皇子身边两人,显然是官员,其他人大多数都是商贾之人。
一曲终了,暂作休息,二皇子招手叫舞女过来。
卢玲在旁边连忙说道:“快过来,给二皇子敬酒。”
那名舞女款款走过去,给二皇子的杯中的酒添满,双手举到二皇子面前。二皇子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众人齐声拍手叫好。
就在这时,楼梯有声音传来,萧七发立刻离开刚刚的位置。传菜的小厮这时已经走上来,只觉得眼前一花,感觉有人从身边走过,转头看时,哪里还有人?他以为是自己花眼了,揉了揉眼睛,自言自语地说了句:“见了鬼了!”
……
悬疑猫——大叔深夜故事集
梅娘此时已经吃完山药小米粥,见萧七发返回来,向他道谢:“这粥果然很好,吃了之后舒服多了,谢谢公子。”
萧七发答到:“我们之间似是不必这般客气了吧?”
“公子说的是……公子可还要饮酒?”
“你身体不佳,就不要喝太多酒了。”
梅娘抬眼看他:“那接下来……”
“不知梅娘那儿是不是方便,可否去你房中坐坐?”
梅娘脸上带羞:“公子愿意,自是可以……”
她转头对旁边的侍女说:“明儿,你去房里收拾一下,我和公子随后就来。”
那名叫明儿的侍女脸上带笑,先退出了房间。
萧七发自己倒了杯酒:“梅娘,你们绮涟居里,竟然还有胡姬?”
“胡姬?”梅娘显然有些诧异:“公子不知道吗?虽然人数不多,两个舞女,还有两个卖酒水的,但她们很出名的。”
“这酒楼之地,我本就少来。之前,还是去益州的时候,听唐小本说过,申唐那里胡人很多,也有很多胡姬做舞女,没想到,我们汴安也有,而且今天竟然在这里见了。”
“这些个妹妹,貌美聪慧,身材又好,自是很受欢迎,公子可想邀来舞上一曲?”
“不必了,对于舞蹈,我是门外汉,就不要暴殄天物……”
梅娘听他这样讲,立时手掩着嘴笑了。
“我说的不对?”萧七发奇怪地问道。
“那些观舞的,又有几个是懂舞蹈的?若是都如公子这般想法,那几个胡姬妹妹,怕是饭都没的吃了!”
萧七发也笑了:“你说的也对,不过今天算了,还是改日吧。”
“确实需要改日呢,这两个胡姬妹妹,是极受欢迎的。若想看她们献舞,要提前三天预定了才好。”
“要这么提前?”
“因为还有一些达官显贵,偶尔前来,点名要看,就像今天二皇子这般。”
“二皇子很喜欢胡姬?”
梅娘戏谑他道:“男人哪个不喜欢?”
萧七发听她语气,抬头看了看她:“自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公子是喜欢萝卜还是白菜?”
“自然是……”萧七发话锋一转:“都喜欢!”
梅娘见他显出些顽皮,心中也是欢喜。
……
萧七发站起身:“走吧,梅娘,我去你那里,你不用特别收拾的。”
梅娘跟着站起身来:“我那里平时没什么人去,很是简陋,怕要让公子见笑了!”
“都说了,我们之间不必如此客气。”
梅娘不再说什么,在前面引路。萧七发跟着,从二楼下来,自一楼的长廊穿行。过了一道门,风格立时一变。
萧七发第一次来这里,觉得这里的布置与前面酒楼又完全不同。酒楼那边豪华大气,无论装饰用具,都往奢华的方向去的。
到了后面,到处是精美的亭台阁廊、石山,虽是冬日,也能想见到了春夏,假山青水环绕,花景遍地的景象,倒是像极了大户人家的私宅。
梅娘引着萧七发到了一幢小楼前面。梅娘解释说:“我们这里的小楼,上下两层,一层都给更年轻的妹妹住。我的住所在二层。”
“梅娘也很年轻啊!”
“心境有些老了,不比那些刚刚二八年华的少女……”
两人进到屋内,却见那叫明儿的侍女,已经将茶泡好。
“原来你叫明儿回来是先泡茶。”
“不知公子是否还有他事,这泡茶本就费工,怕误了公子的时间!明儿的茶泡得很好。”
萧七发又是心中一暖:“梅娘如此会照顾人,却要先把自己的身体照顾好才是。”
梅娘脉脉含情地看着他:“好,我听你的!”
与你共同所见的世界
萧七发环顾四周,见梅娘的屋中陈设简单,一张床,一张圆桌,还有一张书案,再有一些其他的简单家私。
他踱步过去书案,只见书案上,放着一张画像。
“梅娘还精通这丹青之术?”
“哎呀!”梅娘面上显出些慌乱,立即快走几步过来。
萧七发却已经抢先站在了那幅画前面。画上是一位年轻的公子,一袭青衣,一手背在身后,一手置于胸前……
萧七发脸带笑意:“咦?这人怎么似曾相识?”
明儿在旁边笑着回道:“公子自然认得,那可不就是你了?”
梅娘在边上斥她:“就你多嘴,先回来还不收了!”
“她若收了,我又怎知梅娘的心意?”
“你倒是与那丫头一起合伙来欺负我?”
“这样才像是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