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有志者事必成之鳳棲梧桐笔趣-第63章 上海女人

有志者事必成之鳳棲梧桐
小說推薦有志者事必成之鳳棲梧桐有志者事必成之凤栖梧桐
李大兴和贺国伟两家的关系好是因为李大兴和贺国伟找得到是上海女人。
金城是一座被黄河横穿而过的城市。黄河上架着十多道桥梁,连通了黄河南北两岸的城区。最著名的桥,是铁桥,据说是一百多年前由德国人修建的。农科院位于黄河北,旁边就是从上海搬迁过来的安慈制药厂,里面的职工大多数都是上海人及上海人的子女。
贺国伟和李大兴刚分配到省农科院的时候,都是单身汉,吃过饭没事干,就在黄河边上转着玩。时间一长,贺国伟认识了也经常在黄河边上转着玩的上海姑娘王艳,两个人谈上了对象。
李大兴一看不高兴了,心想,我们两个都是陕西人,都是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毕业的,你找了个上海女子,我要是不找个上海女子,我不是比你低一等了?这个是绝不行的!你能找个上海女子,我也一定要找个上海女子。
于是,李大兴也四处托人,让人给他介绍个上海姑娘。
安慈制药厂是个大企业,有一千多名职工,其中又以女职工为多,许多女职工都是上海人的子女,或是从上海援边过来的;加上安慈制药厂就在省农科院旁边,省农科院的条件又比安慈制药厂好,所以,许多安慈制药厂的女工,都希望能在省农科院找个对象,希望能有机会调到省农科院去。
全能弃少
毕竟农科院是科研单位嘛,牌子硬,连院机关食堂做饭的大师傅,走出院来,都是一副知识分子的派头。
这是虚构的
一来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二来是李大兴长得高高大大,又是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毕业的大学生,自身条件在那放着,想找个安慈制药厂的上海姑娘也不是难事。果然,时间不长,介绍人就来找李大兴了,让他和姑娘见面。
听到让和姑娘去见面,李大兴问介绍人的第一句话就是:“是不是上海女子?”介绍人点头道:“是呀,是上海女子,你不是一定要找个上海女子嘛!不是上海女人,我敢给你介绍?”
李大兴闻言就笑了。
笑毕,李大兴才问介绍人道:“女子长得咋样?”
介绍人道:“你见个面不就知道了。”
那个年代,只要答应见面,事情基本上就成了。介绍人介绍给李大兴的上海姑娘叫陈玲玉。两个人一见面,就互相看上眼了,立马确定了关系,并在一年后结婚了。
前有车,后有辙。李大兴结婚后,贺国伟也和王艳结婚了。
就这样,两个人娶的婆姨都是上海女人。
贺国伟和李大兴调到沿山试验场后,王艳和陈玲玉也跟着贺国伟、李大兴来到了沿山,在离沿山县城还有7公里的乡下安了家。
安意淼 小說
两个上海女人原本是省城国有企业的女工,而且是从上海那样的大城市内迁的国有企业,本身又是出生在上海那样的大城市的洋气女人,只是为了从企业调到各方面条件更好的科研单位,才跟了像贺国伟、李大兴这样虽然是名牌的大学毕业的、在省城科研单位工作的、但出身却是农民的人;令两个上海女人做梦都没想到的是,赫赫有名的省农科院倒是调进去了,成了堂堂正正的科研单位的员工了,倍儿有身价了,倍儿有面子了,结果最后却不得不跟着两个死鬼男人到了个远离省城500余公里的小县城,而且是小县城的乡下。
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假如知道最后要跟着两个死鬼男人离开省城,到条件更差的小县城的乡下去工作,两个上海女人是绝对不会跟他们的死鬼男人的;然而,贺国伟和李大兴调往沿山工作时,王艳和陈玉玲也分别有了身孕,就是再后悔也没用了,只得不情不愿地跟着他们的死鬼男人来到了沿山试验场,开始了她们在乡下的生活。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王艳和陈玲玉同病相怜,关系好得不一般,经常在一起回忆着上海、回忆着省城,埋怨着眼下的沿山。相同的际遇让她们成了无话不言、亲密无间的知己。
因为王艳和陈玲玉关系好得不一般,贺国伟和李大兴的关系自然也好得不一般。
自从贺国伟和李大兴分别担任沿山试验场党委书记和场长后,两个人一旦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争吵起来,两家的上海女人就会从中调和。无论是多大的事情,到了两个上海女人那里,再大的事情也就不是个事情了,使得贺国伟和李大兴两人关系始终融洽。
那天,李大兴从火车站回到试验场场部,直接就去找党委书记贺国伟了。
办公室里,贺国伟正喝着茶,看着一份文件,李大兴就急火火地走进了贺国伟办公室。看到急匆匆进来的李大兴,贺国伟问道:“你这个老李,会开完了?咋没在省城多玩上两天,这么急地回来干啥?多会回来的?”
“玩什么玩?!”李大兴道:“刚回来,俄家都没回,就直接找你来了。”
贺国伟笑着说道:“啥事情这么急?老李,俄要给你提意见了,你的这个做派,很有问题,是不是试验场离了你就不行了?你赶紧给俄回家休息去,等睡上一觉,到下午的时候,咱们再谈工作。”
李大兴闻言,急躁地说道:“睡什么觉?能睡着觉的话,俄昨天晚上就睡在省城的宾馆里了,还连夜赶回沿山来?”
贺国强闻言,知道李大兴有重要事情要谈呢,就招呼李大兴道:“看来不和你说工作上的事情都不行了。好吧,你坐。”
贺国伟招呼着李大兴坐。
李大兴坐到沙发上,冲贺国强嚷嚷道:“赶紧给俄倒杯茶。一点眼色都没有,光知道自己喝茶,就不知道给俄也倒上杯?啥人嘛!渴死俄了。”
明巧 小說
贺国伟笑笑,给李大兴泡了杯茶,放在李大兴身旁的茶几上。
李大兴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太烫,就又放下茶杯,嘴里嘟囔道:“把他家的,这茶也欺负人哩!你喝它哩,他烫你的嘴哩。”
贺国伟笑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老李,你风风火火地,到底啥意思嘛?!”
李大兴抬头看了眼贺国伟,不悦地说道:“老贺,你不要装腔作势了,坐下来,俄和你说个事情。”
“啧,俄咋成了装腔作势?”贺国伟说着,就坐在了李大兴旁边的沙发上。
在贺国伟坐下后,李大兴却站起身来了。李大兴站起身后,俯视着贺国伟,两只眼睛冒出热烈的光焰。
“老李,有话你就说,不要这样看着我,把人看得心里毛毛的。”
贺国伟知道李大兴是个急性子,按此时的情绪来看,一定是有重大而紧要的事情要和自己说;所以,贺国伟开玩笑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很认真地看着李大兴,等着李大兴说事情。
逍遙初唐 小說
果然,李大兴兴高采烈,手舞足蹈,连比带划地说起了兴办森林公园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