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這個魔門混不下去了 ptt-第二百一十一章 讓人摸不着頭腦的聖人

這個魔門混不下去了
小說推薦這個魔門混不下去了这个魔门混不下去了
“行,我们去……不,我亲自去。”
夏青阳捂着自己额头蛋疼地说道……一副放弃抵抗了样子。
宋茹莫名,去就去了,犯得着这么痛苦么?
她是不知道夏青阳刚才经历了些什么啊……
木人给他点头,他就当不知道……结果他转过头去的时候,就看到周围所有的木人都冲着他点头……这一瞬气氛就惊悚起来了啊!
……这通天师尊是几个意思?
上次让他去道明飞仙宗卧底,结果他卧底来了一尊城隍神位外加玉清天尊令……这次,他还想不想要自己这个徒弟了?
为了防止这边惊悚的氛围影响宋茹和十一妹,他只能勉为其难地应了这事然后说:“你们两人先退下,我需要做一番准备。”
宋茹和十一妹只能稀里糊涂地应了,然后先后走出了木人殿。
“姐姐……”十一妹怯生生地喊了一句。
宋茹平时主持青阳门内务颇有威严,使得十一妹都有些畏惧。
可是这个时候,看着和宋小慈如此相似的女孩叫她‘姐姐’,宋茹心中就有了一种颇为微妙的感触。
她大约是明白夏青阳为何总喜欢将十一妹带在身边了……意外地可以令人身心愉悦呢。
……
在木人殿中只剩下自己之后,夏青阳一脸无奈地转头看向那居中的青年木人。
他说:“师尊,弟子才不过真仙修为,大能面前如同蝼蚁一般的,您能不能别给我派太难的活啊?”
他这是真心话,那妖魔盟约一听就不是什么好组织,必然涉及先前北俱芦洲作乱之妖。
这种事情参与进去……也不是不可以,可这种事情与截教崛起有什么关系吗?
好吧,夏青阳就是想要要好处,他这边猥琐发育着节奏正好呢,圣人什么的,别来捣乱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说不出口的兄妹
那青年木人忽然动了!
它居然伸手指向了殿外某处……这是让人‘滚’的意思咯?
夏青阳觉得稍稍有些被冒犯到,随即没放在心上,就真的往外面走了。
他其实也没指望能够从圣人师尊那里得到什么帮助。
督主偏头痛
毕竟当初通天教主败退混沌天,那一身的宝贝都被扒拉得差不多了。
虽然说诛仙四剑等宝贝都是圣人所有,只要圣人想要收回随时都可以。
只是以通天教主的性子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估计现在他身边也就是一柄青萍剑相伴,其他便什么都没有了。
而截教的法宝,如今绝大多数都已经成为了天庭运转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堂堂截教现任教主竟然连个趁手的灵宝都没有……
好惨一个人。
算了,大不了打不过就拉人吧,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先前只是向圣人师尊随口抱怨一句,但活还是要干的。
宫本vs龙子
只是当他走出木人殿的时候,恍惚间想到了什么。
他回忆了一下先前那青年木人伸手所指的方向,再顺着那方向看过去……
那个方向上,似乎也是一座黑林道宫供奉的神殿?
他走过去一看。
好家伙……
这里不是他供奉玉清元始天尊的玉清神殿么?
所以,叫他来这里是几个意思?
夏青阳站在这神殿门口挠了挠头,心想来都来了就进去上一株香吧,终究也是他上头的大佬之一,过门而不入就显得太不礼貌了。
所以他从旁边的庙祝处领来了三炷香,按照敬拜元始天尊的方式一丝不苟地做完。
花村同学与满岛同学
然后将三炷香插入香炉正准备离去呢。
结果他的头上就被蒙了什么东西。
他连忙一个风遁远远跑开……
结果头上蒙着的黄布死活缠着他。
要死要死……
他心中觉得难道是圣人老爷看他不爽要来灭口了?
心中苟得不行。
风遁逃不掉就又用水遁。
结果这黄布缠着他根本就没办法任何遁。
他一阵手舞足蹈,各种秘法都轮了一遍,最后只能认命地伸手去将之摘下来……
“咦?”
他惊呼了一声。
这面小旗看着有些眼熟啊,和他以前用过的那面杏黄小旗好像啊。
等等……
他神念探进去摸索了一下,感受着这面旗中存在着的那个沉凝而威严的意志……好家伙,这该不会就是先天五方旗中的中央戊土杏黄旗吧?!
“小徒弟,你别闹了,我刚才怕你尴尬没出声,结果你愣是手舞足蹈了十几息的时间……我老黄就这么吓人?”
夏青阳“嚯嚯”地抖了抖,随后才意识到这是杏黄旗中的法宝之灵在与他交流。
这可是混沌青莲的莲叶所化之先天灵宝,除了那一堆至宝以外,在灵宝之中已经算是很强的那一小撮了。
可这是为什么啊?
他就问了:“不知二师伯让前辈来是……”
杏黄旗的那沉稳苍劲的声音在他心里响起:“叫我老黄就可以了,二老爷让我来给你这小徒弟护身……以后逢事莫怕,我老黄罩你。”
好吧,老黄……
虽然不明白为啥他在自己师尊面前抱怨两句,结果就在二师伯这里领到宝贝……他还是恭恭敬敬地谢过圣人,然后一步一退地出了这供奉玉清的神殿。
一溜烟地跑回了木人殿……拿了元始天尊的宝贝,总要给通天师尊看看才行呀,不然他这心里面没底。
可谁知道这时候他怎么推这门都没用,那门被从里面封得死死的……
夏青阳心里就凉,难道是自己就这么被逐出师门了?
好家伙……
等等,好像这是好事啊!
大不了他彻底倒向阐教,当元始天尊的小徒弟去?
他才没什么节操呢,最近的事情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纯纯的工具人,工具人需要节操?
就在此时, 那老黄的声音又在他的心底响起:“都这么多年了,这三老爷怎么还是这副小孩子脾气?”
“他是觉得在徒弟面前丢人了,才不想见你……”
“可是既然知道丢人,当时就别指点你来寻二老爷啊!”
“矫情!”
吐槽不止,内容相当地令人舒适。
夏青阳恍惚了一下,隐隐间觉得好像三清之间的关系也没那么糟糕啊?
同时把心思转到了那杏黄旗上面……这位可是全程参与了封神大劫的,或许能够套些话出来?
不是他想要去打探圣人的私密,实在是不搞清楚这些他心里不安生啊!
这一天天的,他最开始都拿阐教当做假想敌了……结果他现在三清仙法都齐活了,这事情弄的……
baka-man的赛马娘漫画